« 巴黎的美与所有其它城市的美都不同。她既有智慧又有妩魅。温柔的、好似淡蓝色 的气息浸泡着她房屋的灰色砖石和梦幻般的外表,而光明和逻辑的精灵则画出了她那 些最尊贵的广场。兴建于伟大国王路易十四的时代,日后用于纪念拿破仑皇帝的胜利, 旺多姆广场融入这双重的伟大。同穿过广场并将之延伸的和平街一起,她既是这个城 市的心脏也是其历史最完美的象征。她美妙的和谐、优雅的三角楣,新颖的布局,不 失古典而落落大方,这一切都让其成为城市设计的经典之作。此地的居民们受到了地 灵的某种神秘影响,似乎也为其精神所浸染。有一种旺多姆广场的风格,从裙子、首 饰、令人喜爱的对称而纯洁的立柱表面都可以认出。这种风格是怎样组成的呢 ? 一种 无法仿制的纪律和幻想的混合。世界上没有一处艺术家们的力量比这里更持续、更巧
妙地更换,而新的创意又总是能遵循典雅和品位的规则。何必惊讶呢 ? 生活在如此完 美的环境里,这里如此古老传统的继承人们,艺术家、画师、工匠,都忠诚而轻巧地 守护着法国特性的精华,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»


安德烈 莫华